赞美死亡 作品

第七十六章 结发之妻

    我妈盯着我表情有些奇怪的朝我走了过来:“你咋了?脸这么红?是不是房间太热了中暑了?你成天窝在房里干嘛?客厅不是有空调吗?”

    我被她这么一说更脸红了,压根不是那么回事儿……跟死鬼阎王呆在一起热倒不是太热,只是做的事儿容易脸红而已……

    我搪塞了几句就回房间了,把金平给的钱都藏了起来,被我妈看见没办法解释,她一定会怀疑我用不正当的方式去弄的钱。13579246810虽然我弄钱的道道不那么正当,但是至少不是去偷去抢的。

    第二天我睡到自然醒起来已经是早上九点多了,我妈已经上班去了,我爸上晚班回来还在睡觉,他鞋架上的鞋还在,就代表他没出门。

    我饿得心慌,吃了两颗聚阴珠才算完。

    没见着死鬼阎王,他多半在玉佩里,不然就是不知道去哪儿鬼混了。我在琢磨怎么把赚的钱拿来补贴家里,见我爸妈上班这么幸苦,我也想帮忙,但是也不好直接把钱拿出来。没想到什么好办法,就只能暂时藏着了。

    我接了杯水正要喝,敲门声突然响了起来,我爸貌似被吵醒了,在房里问我:“音音,谁在敲门啊?”

    我边往门口走边说道:“不知道,我看看……”

    从猫眼往外看,竟然是金平和昨天跟他一起来的那个年轻男人。

    我心里没底,不知道他怎么这么快过来,直接打电话不就完了,他有我电话的。

    我打开了门,金平笑吟吟的说道:“樊音小姐,多谢你了,昨晚果然没发生怪事了,我睡得很安稳。所以今天特意来登门拜访。”

    我吓了一跳,我爸还在呢,被我爸知道了我怎么解释?难道说我会道术还帮人驱邪来着?

    硬着头皮把金平跟他‘跟班儿’迎进屋,我爸穿着背心和大裤衩子从卧室走了出来:“你们是……”

    此时,我的表情是僵硬的……

    金平看了看我爸问我:“这位是……?”

    我说道:“这是我爸……爸,这是金先生……”

    我爸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跟金平打了招呼,金平还跟我爸夸我年轻有为,我爸全程都是懵逼的表情,我在一旁死的心都有了。

    最后我只能让我爸先去洗漱吃早饭,不然我没办法跟金平说事儿。

    我爸知道这其中有事儿,也没硬杠在这里。

    见我爸去了卫生间,我才说道:“金先生,你确定没发生怪事了吗?”

    他点了点头:“对啊,昨晚我睡得很安稳,没有感觉有人在我房里走,也没有出现觉得有人拽我脚把我往**下扯了。只是奇怪的是,我家鱼缸里的那条白鱼不见了,就是昨天你看见的那条。还有……不知道为什么,昨晚我梦到我前妻了,她在梦里跟我说了些奇怪的话,说她要走了……唉,让你见笑了,我只是觉得这梦有些怪,想问问你有没有什么玄机。”

    我知道个屁的玄机,死鬼阎王才知道。

    我下意识的揪着脖子上的玉佩晃了晃,死鬼阎王不出来我就兜不住,总不能跟人家一通瞎掰扯吧?

     你所看的《彼岸殇》的 第七十六章 结发之妻 已启用防盗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内容接不上。后面隐藏部份请到百度搜:琦书屋 进去后再搜《彼岸殇》 观看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