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美死亡 作品

第六章 被扎碎的头颅

    我看着他狰狞的脸发了疯似的跑到了车站,我要赶快赶回老家,那个死鬼没有骗我。13579246810??文???到了车站我才发现我身上没带什么钱,我几乎是一路哭着跑回家拿钱的,还顺带收了两件衣服一起放在了我枣红色的背包里。我试过给我爸妈打电话,但是是处于无法接通的状态,我更加的着急了。

    出门的时候,我脚下似乎踩到了什么东西,我边跑边回头看去,是那块白色的玉佩。

    我横下心不去理会,可是那块玉佩却飞到我面前挡住了我的去路。我气急败坏的吼道:“别拦着我!我要回去!”

    那块玉佩还是不让道,我往哪边它都往那边。最后我气极,只能骂到:“不让我去是吧?我把你丢了你还回来,跟膏药一样甩都甩不掉!我告诉你,我今天非回去不可!”

    那块玉佩还是不让道,我取下背包朝它砸去,它竟然还是悬浮在空中纹丝不动。一个人从我身边经过,用看精神病患者的眼神看着我,很显然,一般人看不见这块玉佩,反正之前我妈是看见了。

    我懒得去思考这是为什么,等那人走远,我压低了声音说道:“我没猜错的话我肚子里的东西你这死鬼挺看重的哦?我家里人要是出事了,我也不活了,你自己看着办!”

    “你敢威胁我,别怪我没警告你,回了渡村你就出不来了。”那个老缠着我的死鬼不知道从哪里窜了出来,声音从我身后响起。我转过身去看着他,他这次又换了个面具,有些像京剧的脸谱的面具,我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这家伙是不是有种恋面具怪癖……

    “我只知道我的家人在那里,他们会遭遇什么我不知道,不管是生是死我都会去找他们!就算你已经死了,你生前也有家人吧?难道人死了之后连基本的人性也没有了吗?!”我看着他质问道。

    他的声音有些冷:“我可没死,最麻烦的就是人类繁复的感情,你执意要回去,我也不拦着你了,只是你是死是活我就不管了。带你出苦海你自个儿还要跳回去,真是蠢得可以。”

    我不理会他的冷嘲热讽,直接往车站跑去。什么没死?他不就是个死鬼么?

    我拿着妈给我的几乎只能打电话用的老式手机不断的打着她跟爸的电话,但是怎么都打不通。当初我妈怕耽误我学习,一度不准我接触电脑和手机之类的东西,所以才给了我这么个只能打电话的破手机。

    终于坐上了回老家的车,我一路都是坐立不安,手机都打得快没电了,这才终于通了。听着妈的声音我几乎是带着哭腔的说道:“妈,我求求你快点跟爸回来,千万别回去,别回去啊!”

    妈有些不耐烦的说道:“你折腾个什么劲?说了过两天就回去了。”

    车上的人还挺多,我不能随随便便张嘴就说原因,只能不住的求她:“妈,你就听我一次,不能回去。”电话突然挂断了,我陷入了绝望,再打也打不通了。

    等我坐上了最后一次转车的时候,已经下午三点多了,今天坐车也不怎么顺,中途花费了不少时间,估计这班车到站的时候至少也6点左右了。

    看着车窗外晃过的景物,我知道离家越来越近了,渡村有着我自认为快乐的童年,时隔四年再次回来这里,我的心情有些复杂。

    车在并不 你所看的《鬼王缠婚》的 第六章 被扎碎的头颅 已启用防盗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内容接不上。后面隐藏部份请到百度搜:琦书屋 进去后再搜《鬼王缠婚》 观看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